张大千的成名居然只因一幅“假画”! 中国收藏礼品网2019-11-17浏览数:97

被西方艺坛誉为“东方之笔”的国画大师张大千,不仅是位全能画家,还是一位善于临摹的“造假高手”。其无人不仿,无画不画,尤喜欢仿石涛的画,仿作常能以假乱真。张大千的成名就源于一幅出自他手的石涛的仿画。

上世纪30年代的一天,北平城里的10余名画家举行雅集。在宴会上、年龄最大、名望最高的大画家陈半丁老人兴奋地宣布:他新近搜获到清初著名画家石涛和尚的一部画册精品,精美非凡、世所罕见,为此他特地邀请北平艺苑名流第二天晚6点到他家中鉴赏。

受到邀请的有中国画学会会长周养阉以及著名画家黄君壁、马晋、王雪涛、于非?、徐燕孙等。陈半丁邀请了这么多画苑名流,却少邀了一个人,此人就是当时正客居北平,初登画坛、尚无名气的年轻画家张大千。

但张大千是个有名的“石涛迷”。他少年习画,就下工夫临摹石涛、八大山人、徐渭和吴昌硕的画,研习多年、画得几可乱真,有“南方石涛”之称。这次,他风闻艺林有此雅集,鉴赏石涛精品,此等机会他岂能放过?因而不等陈半丁相邀,第二天下午3点张大千就直趋陈府求见,毫不客气地当面请陈半丁出示藏画观摩。

陈半丁觉得客人没有到齐,就不出示藏画,他对张大千这位虎头虎脑的后生小子摆架子说:“我约朋友来共赏、请贴的时间是6点。我不能先给你看,要等朋友到齐了大家一起欣赏。你想见识,可以,但不是现在,要等到6点。”说完,离座而去,留下张大千一人在客厅里坐冷板凳。

年轻的张大千受到如此冷落、也是老大不高兴。但为了鉴赏石涛的稀世珍品,他不得不忍心吞声地挨了三个多小时。到了6点多,贵客齐集后,陈半丁先在宴席上讲了一通开场白,自称幸获名迹,不敢私秘自珍,愿为友好共赏。

张大千被挤在这批名流的外圈,等陈半丁捧出宝贝画册,刚开始展示,张大千就不由自主地大声叫起来:“是这个册子啊!不用看了,我晓得!”陈半丁被这个年轻人的狂妄急躁弄得很生气,于是他学着张大千的四川口音说:“你晓得,你晓得啥子嘛?”陈半丁想,我画册还未全打开,你怎么晓得?

但这时张大千却不慌不忙地讲出,此画册第一页画的是什么,第二页画的是什么,题的什么款,用的什么印章,如数家珍,一一道来。陈半丁与众画家一边听张大千讲,一边翻看画册 ,进行核对,发现张大千竟说得丝毫不差。

陈半丁与众画家十分惊奇,画家黄君壁惊异地问张大千:“你怎么记得这么清楚?”张大千的回答更使大家大吃一惊。他得意地说:“这画册是我画的,咋个不晓得?”原来,这画册是张大千以前临摹石涛画风的习作之一,早已流传失落多年,不知怎么竟辗转到陈半丁手里。张大千临摹之精,画艺水平之高,竟瞒过了一代国画大师与老前辈陈半丁之眼。张大千从此在画界名声大振。

作为一位书画大家,张大千的特别之处在于师古而不拘泥于古,成就自己的风格,他把唐宋元明清,各朝各代的书画融汇贯通,形成了自己的境界,以致于被徐悲鸿誉为“五百年来第一人”。

画家叶浅予说,“张大千是所有中国画家中最勤奋的,把所有古人的画都临过不止十遍。”书画鉴赏家、史论家傅申评价张大千:“他是身上拔一根毫毛,要变石涛就变石涛,要变八大就变八大,要变唐伯虎就变唐伯虎。”


总计 0 个记录,共 1 页。 上一页 下一页
用户名:匿名用户
非常好 很好 一般 不行 很差
相关阅读
相关商品
精彩推荐